潮流易变 “炒鞋”“炒裙”能长久吗?

中国年青一代的“炒鞋”和“炒裙”日前风靡网络,成为中国现在最炙手可热的“投资品”。但专家认为潮流说变就变,“炒鞋”和“炒裙”很难持久。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0月23日报道,靠炒球鞋“逆袭”的传说过去几个月来频繁出现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可以与之匹敌的,是二次元文化爱好者常购买的洛丽塔风格的裙子——“Lo裙”,   一则社交媒体上的段子说:“炒币已经是老年人,未来是属于炒鞋和炒裙子的!”   报道称,今年29岁的林凌是限量版球鞋的爱好者,从小喜欢看《灌篮高手》和篮球比赛的他收藏球鞋多年。但在2018年12月起,他开始决定“投资球鞋”。   林凌说:“能感受到时候到了,因为问我鞋的人越来越多,也一天一个价。”   报道称,林凌花了近10万元人民币,购买了100多双鞋。靠着倒卖这些鞋,他大约在半年时间赚了6万元。   在浙江一所大学读大四的学生陶洲宸同样注意到市场对球鞋的疯狂。今年8月的一天,他以4380元人民币的价格买下了一双他所钟爱的球鞋。到了晚上,见这双原价只有1300元的球鞋价格已经突破7800元,他果断将球鞋转卖出去。   报道称,林凌和陶洲宸的经历是中国成千上万“炒鞋大军”的缩影。   报道还称,二手球鞋交易的火爆,被认为与球鞋发售的方式有很大关系。此外,雨后春笋般出现的线上球鞋交易平台也是“炒鞋”的助推剂。   如果说参与炒球鞋的主要是男性体育爱好者,那么在中国被称为“Lo裙”的服饰则俘获了很多中国女生。   报道称,近两年,在中国年轻人中颇受欢迎的视频应用,让“Lo裙”从小众逐渐走向大众。扩大的需求让这种类似欧洲古代贵族服饰的裙子成为新的“投资品”。   21岁的刘嘉欣是安徽一所大学的学生。入“Lo圈”多年的她已拥有近20套“Lo裙”,并将其作为日常服饰。   刘嘉欣称,目前中国市场上大多数炒作的“Lo裙”主要是国外品牌。制作过程繁杂,包括绑带、蕾丝等多种材料都需要定制。   她说:“买‘Lo裙’一般都是先付定金,做完了再付尾款,所以数量一般都是定好的。但有时候别的小姐姐穿得很好看,就有很多人想买,价格就上去了,”   刘嘉欣表示:“转卖的话,萌款服饰一般不愁卖不出去。”   那么,它们会持久吗?陶洲宸表示,无论是球鞋还是裙子,都是年轻人“亚文化”的一部分。他说:“一般也只有学生才会买这些,商业人士会比手表或汽车。”   陶洲宸认为:“经济越来越好,需求当然越来越大,而且学生永远不可能是理性的。”   不过,香港中文大学房地产及金融助理教授胡荣对此持不同看法。她对BBC说,虽然看上去靠“炒鞋”和“炒裙”致富的故事很多,但这很难成为一个长期的过程。   胡荣说:“这类商品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刚需,只是一些品牌商家采取饥饿营销策略。”   她指出:“潮流趋势说变就变的,今天的流行鞋款说不定明天就无人问津,一钱不值。一旦商家加大供货量,稀缺性也会马上消失。”

中国年代炒鞋炒裙炒盲盒

“炒房是70后的狂欢,炒股是80后的疯狂,炒币是90后的荒诞,炒鞋是00后的盛宴,00后炒鞋不久,10后开始炒盲盒……” 中国网络最近有个段子如是说道,大致上反映了各个年代的中国民众现在正在热炒哪些商品。 先说炒鞋。根据中国媒体报道,原来炒鞋热潮在中国风靡已有一段时间,它主要因篮球鞋而兴起,商家通过推出联名、限量、明星带货等方式来宣传球鞋,吸引球迷追捧。 据彭博社举例报道,一家中国在线球鞋转卖平台上销售的黑色皮革漆面的SoleFly x Air Jordan 1运动鞋自去年12月发布以来,价格竟然已经飙涨6600%达7万5999元人民币(1万4630新元)! 有数据显示,中国二手球鞋转售市场的规模已超过10亿美元(13.6亿新元)。狂热的消费需求,迅速催生出二级市场,网上目前有10多个炒鞋平台,参与者多,交易量大。有平台还能对二手鞋的真假进行鉴定,也有平台甚至推出名为“闪购”的功能。买家购买之后能立即再次上架进行转卖,货品不用出仓,价格却不断上跳。平台实时显示的价格曲线和涨跌幅度,被网民称为“云炒鞋”。 更年轻的中国民众也不落人后,开始炒卖盲盒。顾名思义,盲盒有其不确定性,从包装上判断不出盒子里藏的是什么玩具,消费者唯有买下才能将之打开揭晓谜底。这种未知的惊喜让年轻一代颇为着迷,也让盲盒渐渐流行起来。 盲盒在中国的售价一般介于40元至70元人民币,价格虽然低廉,但一些稀缺的玩具也能在二手市场被炒到上千元的高价,涨幅达四五十倍。根据阿里巴巴旗下的“闲鱼”交易平台统计,盲盒交易已经形成千万级市场,过去一年有多达30万玩家在平台上交易。 继球鞋和盲盒之后,洛丽塔(Lolita)风格的裙子近来也成为中国年轻人炙手可热的时尚投资品。据介绍,洛丽塔风格起源于欧洲维多利亚时代的女童服装和洛可可时期的精细服装,受西方哥特与朋克次文化的影响而形成,后来在日本传播。 许多中国年轻女性也对此迷恋,甚至聚集自成“Lo圈”,并掀起炒卖热潮。现在,1000多元人民币的裙子一转手可至少翻倍,限量版的裙子据说可换一辆车甚至一套房。 无论是炒裙、炒鞋还是炒盲盒,炒卖商品的现象接连上演,反映的是中国民众在短时间内获取最大收益甚至一夜暴富的渴望与幻想。不过,这些商品固然有价有市,但炒卖之举终究属于投机行为,风险无可避免。 尽管如此,人们还是入市买卖,除了资本参与外,背后的主因或许是炒卖裙子、鞋子和盲盒的门槛不高,毕竟这些商品的成本与原价都不高。然而,这些商品始终没有金融属性,推动并支撑价格上涨的是认同其价值并愿意砸钱的买家。当价格疯狂上涨乃至失控时,商品已然脱离本质属性,其买家也必然退市,市场供需秩序将被扰乱,价格也将骤然掉头大跌。 此前炒房、炒股、炒币的历史经验也都表明,当越来越多人争相入市时,泡沫破灭的日子也越来越近。好在炒裙、炒鞋、炒盲盒的潜在风险已经引起一些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的关注,但后续如何予以管控、引导民众的预期仍是个不小的考验。 人们并非忘却历史的教训,只是在短期利益的诱惑下往往心存侥幸、盲目跟风。可以预见,中国社会接下来还会横空出现各种其他“炒货”热潮,到时,历史恐怕只会一再重演。